设置

关灯

禁斷之果02

推荐: 凌虚阁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松萝睁开眼睛,一池金灿流泻出来。她手指微抬,瓏瓏立即飞到她指上,用小豆子似的黑眼睛瞅着她。

      「瘀血留着,不要全部治好。」

      「为什么啾!」瓏瓏瞪圆了眼,尾羽炸了起来。

      「可以派上用场。」松萝顺了顺牠的羽毛。

      瓏瓏这才不甘愿地停下治疗,牠打量松萝的新身体,关切问道:「这个人的愿望是什么,她为什么会变这样啾?」

      松萝简明扼要地与牠说了薇格的过往,瓏瓏顿时又气成一颗圆球,房间的温度在升高,甚至隐隐有火苗窜起。

      「瓏瓏。」松萝喊住牠。

      瓏瓏哼唧几声,橘红的火苗终于不甘不愿地熄灭了。

      「梅菲。」松萝又轻喊另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  房间里安静得落针可闻,松萝摸向自己肩膀,没有碰到以往总是会充满保护欲圈住她双肩的手。

      「梅菲爸爸。」她又换了个称呼。以往她这样喊时,那个男人就会无奈又懊恼地纠正,但对松萝来说,他本来就是如父亲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  好几分鐘过去了,依然没有第叁者的身影出现,她有些失望地叹口气。

      她的从者没有跟来吗?

      「松萝,你还有我啊啾。」瓏瓏低头去蹭她的手。

      「嗯。」松萝摸摸牠毛茸茸的脑袋,那抹失望很快就被她拋到脑后。回去就能见到的,不急。她现在要做的事是先离开这栋大宅,然后再去寻找薇格的亲生父亲。

      他既然是精灵贵族,那么应该会知道要怎么解除精灵血脉吧。

      松萝握了握拳头,感受着自己对这具身体的掌控程度。在瓏瓏的治疗下,虽然外在看起来还是惨不忍睹,但是刺痛与重感冒的不适都消失了,她甚至隐隐察觉到身体深处有一股熟悉的力量在蛰伏着。

      那是属于松萝的精神力。

      她跳下床动一动身体,满意地发现灵敏度还不错,本想从柜子里找出一件像样的外套,视线一扫,她果断放弃这个念头,穿上鞋子,拎起一个满是补丁的包包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  瓏瓏很自然地窝在她头上,有牠在,她的身子不被半点冷意所侵袭,体温维持在正常的标准。

      她像猫一般轻巧无声地下了楼,当她出现在饭厅时,在享用美食的叁个人以及伺候在旁的佣人们也只是冷淡地看她一眼,彷彿她是个可有可无的东西,即使他们已经看见遍布在她手脚上的青青紫紫。

      松萝不在意,她自顾自地走进厨房里,当着厨师的面打开柜子,将好几把刀子用桌上的布裹一裹再塞进包包里。

      厨房里的人盯着她的举动,像是无法理解一向唯唯诺诺的小女孩拿刀要做什么,他们甚至不会往她要拿刀伤人这方面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