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禁斷之果10

热书推荐:支教老师的幸福生活 
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只是松萝等啊等,等了整整叁天,金发男人都没有甦醒的跡象,简直像是会一觉不醒。

      而在这叁天里,松萝除了到城里打探有没有这男人的相关消息,她还特地将男人的肖像画交给佣兵公会,要他们发布寻人委託。

      能做的事她都做了,偏偏最重要的当事人却迟迟不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  客房让这人睡了,松萝可以接受,毕竟人是她捡回来的;但是对方叁天没洗澡……不,也许更久?天知道他落水前究竟乾不乾净,松萝就难以接受了。

      她站在床前,嗅到男人身上散发出的微妙味道,不只小脸绷紧,嘴唇也抿成一条直线,就这么盯着男人。

      半晌后,她忽地转身离开客房,然后又端着水盆走进来,盆里漂着一条毛巾。

      「不行了,忍不了了。」松萝拧乾毛巾,以着一脸慷慨就义的表情掀开男人上衣,对着结实紧致的胸膛就要擦下去。

      瓏瓏一飞进来瞧到这幕,惊得羽毛都膨起来了。

      「哇!松萝不要!那种臭东西不值得你……」

      牠的声音戛然而止,因为牠看到本该昏睡的男人睁开一双幽蓝的眼睛,右手猝不及防朝松萝脖子掐去。

      他动作快,松萝的反应更快,闪电般的格挡住男人手臂,湿毛巾亦不客气地朝他脸上砸去。她一个翻身上床,跨坐在他腰间,从袖口滑出的一柄刀子已经抵在男人颈前。

      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  当男人抓下毛巾时,最先见到的就是一张凑得很近的小脸。少女黑发如瀑,白肤胜雪,唇是嫣红的,眼神凌厉得让人联想到要咬断猎物脖子的野兽。

      男人在那双眸子里看到了自己的身影。

      纯粹得毫无杂质,只有他,只看得到他。

      男人的心跳忽地漏跳一拍,他怔怔地看着松萝,将她与河边那道身影叠合起来了。少女金瞳灼灼,咧开的笑是那么愉悦猛狞。

      「是你。」他一开口,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得不像话。

      「你认识我?」松萝注意到那双蓝眼睛里的寒意退去,她收起刀子,目光更加仔细地打量男人的脸,陌生的,半点熟悉感也无。

      「瓏瓏。」她喊来一边的粉红鸟儿,「你见过吗?」

      「没见过啾。」瓏瓏晃着小脑袋。

      「我们不认识,但我看到你杀了叁角犀。」男人的喉咙很乾,不得不放慢语速说话,「技巧很好。」

      松萝的唇角小幅度地翘了翘,接受他的讚美,没有握刀的细白手指虚虚地搭在他脖子上,她能感觉到男人的身体依旧紧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