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7节

热书推荐: 凌虚阁中文网 思路客推荐!

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“诶呀我这不是跟你承认错误来了么,再说我昨天晚上跟他都说清楚了,这次是他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你俩昨天晚上还见面了?你的多年好友被他打了在家躺着哼哼,你不闻不问,你去跟他见面了?!”程成开始假装掐人中。

      “对不起。”林园不知道说啥了,给他来了个九十度大鞠躬。

      “你少来,我算算啊,那次在面馆门口碰到了,他没说啥就走了,是不是因为你?”程成突然想到什么,“诶那天你还着急忙慌跑回去,说什么印卷子,是不是也去见他了?”

      林园默默点头。

      程成开始鼓掌,“有本事啊你,有本事。”

      沉默了一会,程成开口,“还有没有要交待的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没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程成沉默了一会,叹了口气,“你们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小女生啊,就喜欢那些小混混,不是我说,你俩第一次见面是因为啥,你刚才说的含糊,说是去找你,是吗?那是去堵你,威胁你去了!你不是挺聪明吗,这你不知道?你胆子倒是挺大,这事出了谁也不说,还颠颠跟人家见面,我说你没疯你自己信吗?”

      “我知道,但是他挺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正常人谁去堵小姑娘?哦哄你几句你就觉得人家人好了。他们混社会的,都是人精,你在人家眼里就是透明的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诶呀别说了,我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我劝你趁早跟他断了,不是还没在一起吗?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别往一起凑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嗯。”林园已经被他说动了。

      “早点回去吧,你好好学习,别总想这没有用的,期末还指着你考第一呢。”

      林园被他逗笑了,“可下让你抓个把柄了,这家长气质让你拿捏的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你误入歧途了,你多年好友不该管管吗?”程成翘着二郎腿。

      “行了,我走了。这事别和妙妙说。”林园嘱咐。

      林园回家之后左思右想睡不着觉,她不能否认,程成说的是对的,现在这个局面很危险,在事情变得复杂之前,应该尽快结束。

      她问自己,有多喜欢许近呢,应该就像她说的,只有一点吧,总共不过才见了几次面,一些若有若无的暧昧和心动,好像也不至于霸占她所有感情。

      她之所以会喜欢他,也许就像程成说的,像乖乖女喜欢小混混一样,一成不变的生活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不一样的事情,都会被吸引的吧。

      不再喜欢他,也很容易的吧……

      可是,就这样了么……

      就在林园决心回归自己的生活几天后,许近在这周五晚上打电话过来。

      “你明天有空吗?”

      “明天上午要和朋友见面,吃了午饭分开,下午应该有空,怎么了?”林园还是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  “我,想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这次又为什么?”林园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  “就上周说要跟你道歉,我正式一点。”许近心如擂鼓。

      “那好吧,明天下午你来校门口小吃街找我吧。”林园知道要和许近保持距离,可是她不喜欢不明不白就再也不来往了,何况对面还不是普通人,是个混混头子,总要把话说明白。

      许近放下电话,兴奋和幸福一点点爬上脸,又一点点落下。

      他这几天一直在想,林园那天是不是在暗示他,只要他表白,他们就能在一起。

      他不敢想和林园在一起的日子,要和她讲家里那些鸡零狗碎的事吗?要给她参观他住的阴暗潮湿的仓库吗?要和她分享洗车工这看不见出路的未来吗?

      许近还是想了,消磨了他最后一点勇气。

      林园和于妙聊了程成的事,于妙说他状态还好,林园有点心虚,没敢再多说,怕说漏了许近的事,得被妙妙也教训一番。那自己就彻底不敢再见他了。

      林园送走了于妙,坐在甜品店喝饮料,这家比起上次和许近去的图书馆附近那家差一些,不过已经是校周围最好吃的了。

      过了一会许近来了,还是白t恤牛仔裤。

      林园笑着和他招手,“你好像很喜欢穿白衣服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嗯,我妈妈喜欢买白色衣服。”许近顺口一答,也藏着一点私心,多提一提,她如果问起,是不是可以和她说说家里的事,看她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  但林园没搭茬,把菜单推给他,“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  林园说刚吃了东西还不饿,许近就只点了饮料和薯条。

      “为什么你工作的地方离这这么远,你还总往这边来,不远吗?”林园扯个话题闲聊。

      “我以前在这上学的时候,很喜欢吃隔壁的面,就是之前常去那家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你以前……在这学校上学?”林园不敢相信地指了指自己的学校。

      “对啊,我上次不是说了要是正常来算,我现在应该是高三。我和你一个学校,这么说我还是你学长呢。”

      林园愣了一下,“我能再问一遍,你为什么不上学,要去修车厂工作吗?”

      “我不喜欢上学。”许近回答得很坦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