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0节

热书推荐: 凌虚阁中文网 思路客推荐!


      “诶呦,以后放学我都得一个人走喽。”程成故作伤心调侃她。

      林园不知道说什么,傻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  “还笑,你真是全天下最傻的白菜。”程成用手指点点林园的脑袋。

      放学的时候林园在楼梯口等着许近,俩人一前一后出了校门才并排走着,林园知道许近是怕被人看到给林园添麻烦。

      俩人默契地都没提昨晚的事,就有一搭无一搭的聊天,多半是林园叨叨着学校发生的事,许近笑着附和她。

      许近把她送到便利店门口,道了别,就往反方向回家。

      林园看他的背影,想到第一次他送她回来的样子,当时她还很想让他快点离开,现在却希望这忙里偷闲的悠闲时光,再长一点就好了。

      林园突然有点忧伤,好像无法拨开时间的迷雾,看到未来的两个人是什么样子,是分离了,还是相恋了,还是一直都以朋友的身份相处着。

      林园也有着少女心思,会想恋爱是什么样子,和许近牵手,拥抱,还是更亲密,仅仅是想想,林园都止不住害羞。

      但她很清楚,现在不是恋爱的时候,她的生活既不痛苦也不枯燥,父母爱她,好友也关心她,她实在不需要爱情来寄托或是逃避什么。而且她还要学习,虽然她觉得高中很多学习都是重复又无用的,可她总要以此为跳板,去更好的学府,见更广阔的世界,实在不应该分散太多精力给恋爱。

      她虽然理智是这么想着,可是和许近在一起的时候,她就是很开心。

      她想,可不可以就这么每天并排走着,不想是对是错,不想应不应该,不想未来,什么都不想。

      林园自习的课间去物理老师办公室取模拟卷子,离远看到许近和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跟他许近班主任说话。

      林园想应该是他妈妈,就没敢看许近,怕被发现什么惹麻烦,去取了卷子就走了。

      许近也看到她进来了,但也装作不认识,看了她一眼就撇开眼神。

      听着郑如玉和老师相互虚假恭维,许近烦透了。

      郑如玉出了办公室和许近说,“你上学之后你爸爸高兴了不少,为了让你好好上学,你爸爸没少费心思,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  许近没搭茬,“您慢走吧。”

      看到郑如玉出现在老师办公室的时候,许近觉得他那些自尊心已经被他爸摔了个稀碎了。其实他对他爸还是有期待的,毕竟是血浓于水的亲人,可是他爸一而再再而三地无视他,带着小三和私生子回家,现在还让那个女人充当母亲的角色来学校打点他的班主任。

      好像一个个巴掌打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  “你今天心情不好?”林园问他,走了半天了,许近一直很阴郁。

      “没事。”许近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  “被找家长了?”

      许近苦笑了一下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  “许近!”林园站住,喊他。

      许近回头看她。

      “我现在每天,最期待的,就是晚上放学回家的这段路,所以你不能这么低落,你这样把我也弄得心情不好了。”林园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  许近笑了一下,揉了下她的脑袋,“好了,我不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见许近要继续走,林园拽住他,“我是不是说过,有什么话你可以和我说,你什么都不说,我怎么了解你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今天来的是……”你妈妈吗?

      “是我继母。”

      许近想开口,又叹了口气,“算了,你不想听的。”

      林园看样子就是家庭幸福的小孩,没必要让她听这些。

      “我想听,关于你的事我都想知道。”林园眨眨眼,鼓励他说出来。

      林园知道这种感觉,想说但是不敢说的心情,其实憋在心里很难受,还是希望有一个合适的机会,能把埋藏在心的秘密说出来。

      “我们找个地方坐一下。”林园拉着他,在附近花坛的台子上坐下了。

      天色已经黑了,林园看着路灯下许近的侧脸,越看越觉得这人好看。

      “我妈,在我上高一的时候生病去世了。不到三个月,我爸就再婚了。对方带了个孩子,比我小一岁,我最开始以为他就是那女人带过来的孩子,后来才知道,那是我爸和她的私生子。”

      许近扭头看她,“你知道吗?他就比我小一岁。”

      许近声音有些颤抖,林园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背。

      “我真的,我真的很恨他们,我都不知道我妈临走的时候知不知道她被背叛这么多年的事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我现在,”许近尽力地忍住眼泪,“我现在还要和他们成为一家人,你知道这有多恶心吗?”

      林园看许近已经接近崩溃了,伸手抱住了他,揽着他的头靠在自己肩上,轻轻拍着他的背。

      林园不知道这时候该说什么,她只知道许近太难过,她就这么陪着他,给他安慰。有些事,说出来就好了,她听着。

      许近被她抱着,一点点从崩溃的情绪里抽离,不知不觉内心也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  许近抬手拍了怕抱着他的林园,“我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林园起身,看他眼角还有泪痕,抬手给他擦了一下。

      如果刚才的拥抱仅仅是安慰和安抚,不带任何旖旎意味,那女生手指在他脸上划过,却无意间拨动了他的心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