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2节

热书推荐:支教老师的幸福生活 
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许近回到仓库,下定决心不打算回去上学了,其实回来这段时间他更深深地感觉到他不想上学,也不适合上学,再念两年也是白费时间。之所以还想坚持到期末,一是可以陪林园放学,二是他怕林园失望。

      但是这两个条件现在都不存在了,今天这事一闹,他再在学校待着也只会给林园带来非议,而且林园也说不会因为他不上学而瞧不起他。

      他把林园的话仔仔细细想了很久,其实回来上学这段时间,想到了一条他想走的路,他喜欢汽修,每次看修车厂的师傅修车,他一看能看大半天,他想去学,想自己能上手去做。他也查了相关资料,只有初中毕业的文凭也是可以去学的。

      学费问题,他不介意开口向家里要钱,就像林园说的,这件事事关他的未来,现在丢人一点又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  最重要的一点是,也他始终不愿意去想的:他还有母亲的遗产。这些钱他没动过,一直在他父亲那里,他可以把属于他的钱要出来,这样就是他妈妈在支持他,走自己的路。

      许近叹了一口气,突然觉得未来清晰又残忍,愤怒的情绪消散过后,他想起齐老师所说的话,是啊,他现在不就是在耽误林园么,他有什么资格占用林园的时间,妄想和她在一起呢?林园坦诚又阳光,从不会瞧不起他,可他扪心自问,他配吗?这样的他,配和那样优秀的女孩子站在一起吗?

      许近打算明天晚上去家里把话说清楚,提母亲遗产这事必须那家人全在的时候说清楚,以免后患。

      再说他也是时候给那个在阴暗处复刻他人生,现在偷走他人生的便宜弟弟一个教训了。

      上次他说话顶撞了郑如玉,许远怀恨骗他出来找人打他他能理解,要是有人这么和他妈说话,他也不会手下留情,所以那次许近什么也没说,也没回去找许远麻烦。

      但这次不一样,他的报复也好,使坏也好,给林园带来了麻烦,这就没得原谅。许近甚至不用求证,这个学校里,没有第二个人会用这么恶心下作的手段害他,只有许远。

      许近思来想去,怕他突然消失影响林园考试的心情,给林园发了一条短信:“明天开始我就不去学校了,你加油考试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好的,放假见。”

      第10章 嫂子?

      林园午休时间吃过饭,去水吧买水,就这个空挡,过来一个人,满脸的小人得志样,“呦,你就是我嫂子吧。”

      林园打量来人,对方穿着高二的校服,想了一下,学对方的语气,“呦,你就是偷拍我的贱人啊。”

      林园知道自己在学校没什么树敌,这件事摆明了是冲着许近去的,而这个人这个时间来找自己,还说什么嫂子,不难推测他就是许近那个私生子弟弟。高一高二不在一栋楼,昨天的事也没张扬,他们去校医室的时间也正在上自习,何况更不路过高二教学楼,这人不可能看到。再说了许近和林园在学校里就像不认识一样,那张照片熟人知道拍是林园,外人不可能看着照片就找到林园,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人跟踪他们拍的照片。

      一想到自己和许近被这人跟踪过不知道多少次,林园都忍不住犯恶心。

      许远听到林园的脏话,一时得意的表情都扭曲了,“你他妈骂谁呢?”

      “谁偷拍我我骂谁呗,听不懂吗?”林园反唇相讥。

      许远根本没想到林园会指出他拍照的事,矢口否认,“我是昨天晚上回家看到你和我哥照片了,谁偷拍你,我有病吗?”

      “诶呀,误会了弟弟,我说你是不是暗恋我啊,看那么糊的照片也能认出来是我,还趁着我和你哥刚被棒打鸳鸯,你就来找我?这么喜欢我啊?”林园不给他空闲,强势输出。

      许远被她说懵了,随即恢复嘲弄得意的表情,“是啊,别跟我哥了,跟我多好。”

      林园恶心得想吐,但是他不让许近好过,那他也别想好过。

      林园平复一下心情,演得情真意切,“也不是不行,那你能像你哥一样,多少钱都舍得给我花吗?”

      “什么意思?”许远疑惑,他听他妈说许近在一个修车厂上班,能有什么钱。

      “就昨天那个照片,拍的那么糊,我都不忍心看,你哥给我买的相机,拍出来清晰多了,而且那个相机我还摔坏过一个,你哥又给我买了一个最新款。”林园眉飞色舞,“不止相机,我的手机啊电脑啊,都是你哥买的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你能舍得给我买吗?”林园冲他眨眨眼。

      看到对方若有所思,林园火上浇油,故作震惊,“诶呀,你家是不是有什么苦难教育啊,不告诉你家有多少钱。你哥为了回学校和我在一起,你爸砸了多少钱啊。你不会不知道你家有多有钱吧?”

      林园戏瘾上身,“愣什么呢小少爷,你到底愿不愿意啊?”

      “嗯?什么?”完全懵了的许远不知道她在问什么。

      “算了看你这样就知道你不愿意,还说喜欢我呢,”林园故作傲娇,“那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吧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许远。”许远下意识回答。

      林园听着这名字就觉得恶心,私生子还不够,非要和许近取个像亲兄弟的名字,真会膈应人。

      林园看着人还呆着,懒得理他就走了,林园事情看得明白,所谓攻人先攻心,许远和他妈一直以小三和私生子的身份生活,好不容易转正了,扬眉吐气了,最怕的就是许父有私心,不和这俩人交心,偏向前妻的大儿子。

      林园就要点这个火,谁让他把自己爸妈都折腾到学校来了,还把每天陪自己放学的许近给弄走了。

      林园拍拍手,深藏功与名,找程成和茜茜一起回教室。剩下的就交给许近发挥吧,她相信许近有这个能力。

      许近晚上回家,许远还没回来,许近无视郑如玉,径直走到书房,“我有话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你还有脸回来!你们老师拐着弯让你退学,你怎么在哪都那么讨人嫌。”

      许近懒得听他那些话,“我今天来就是想和你说,我不打算上学了,我找了一家汽修学校,已经报了名,在外地,我会去那边学三年。所以我想拿走我妈给我留的钱。”

      许昌平愣了,“你小子翅膀硬了是吧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我不是来征求你同意的,我只是通知你,我妈给我留的钱一直放在你着,我之前用不着,现在我得拿走。一会我也当真他俩的面说清,别让某些人以为我拿的是她的钱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你怎么说话呢?那是你阿姨。你这事我不同意,别想一出是一出。”许昌平暴怒。

      许近听见许远回来,走出去打算把话说清楚,就听见许远质问他,“许近你哪来的钱?”

      “什么?”许近不解。

      “我说,你给你女朋友买相机买手机买电脑哪来的钱?”许远憋了一天,正好碰见许近在他家,他不敢质问他爸,但是他敢质问许近。

      郑如玉一听,心里也慌了,能给女朋友买这些东西的肯定身上钱不少,总不可能是在那个破修车厂赚的,她心下怀疑许昌平偷给他钱,但是又不能表现出来,装作关心许近,实则话里有话,“小近啊,是不是在修车厂赚的挺多啊,还是……可不能干偷鸡摸狗的事啊,那些事不光彩。”

      许远顺着话茬说,“你在那个破修车厂能挣多少钱,是偷的还是抢的啊?”话里带刺,既污蔑了许近人品,又暗指他爸偷给他钱不光明磊落。